浅浅浮生

浅浅安浮生,梦一场春秋。

【杰裘】玫瑰尽哀(下)

*严重ooc
*辣鸡小学生文笔
*是有玻璃糖的沙雕文,甚入
*有花吐症梗,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唯美
*此处应配狗头
*真的不会写第一人称嗷呜呜呜呜

十一、

雾气彻底遮掩了所有亮光,以前军工厂是可以看见月亮的,现在连月亮的光芒都无法刺穿雾气,彻底一点光都透不出来。

裘克这一局刷到了红教堂地图,他已经许久没有到过这个地图了。

裘克走到教堂里面,坐在放着誓词的桌子上望着见证姻缘的神像发呆。

“杰克……”空洞无神的眼睛没了之前的那份朝气,火红色的眼瞳仿佛在渐渐褪色,失去了本来的光彩,枯草一样的发丝,憔悴不堪的面容,这个人已经到了一碰就碎的地步。

裘克双腿微微摇晃着,手拄着桌子以防自己摔下去,桌子和身旁的雾气是他唯一的力量来源,支撑着这个人坐直身体,不倒下。

弥漫在红教堂里的雾缓缓的收归一处,裘克面前的雾缓缓的凝结成了实质,化成了雾态的杰克,裘克的眼睛在看见杰克的一瞬间被点亮,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却仿佛还是缺了点什么。

他在笑,笑得那样的没心没肺,眼底尽是黑暗。

杰克没有说话,伸出手怜爱的摸了摸裘克的脸颊,随后抱住了裘克,那种天崩地裂都无法让他松开的气势,那种小心翼翼怕伤害到怀中珍宝的动作……

裘克哭了。

裘克来到庄园后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哭,还是在自己死对头兼爱人面前哭。

眼泪穿过杰克的身体滴到地上,让杰克有些手足无措。杰克弯下腰,舔舐着裘克的眼泪,吻着裘克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温柔,一如既往……

可是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

裘克又开始咳嗽,胸口剧烈的起伏昭示着他现在情况并不像表面那么好,蓝色的玫瑰花瓣同眼泪一起落在了地面,沾着些许眼泪的蓝玫瑰显得格外凄美。

蓝玫瑰,独一无二,暗恋。

杰克抬起了裘克的下巴,因为咳嗽而脸色通红的,脸颊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裘克格外的好看。杰克低下头去,吻上了裘克,这是个不带任何欲望,只有对所爱之人的的珍爱与眷恋。

唇与唇相贴的一瞬间,雾气散去,整个红教堂飘满了玫瑰花瓣,浪漫而凄美。花瓣缓缓落到地上,那鲜艳的像血一样的颜色仿佛昭示着什么……

裘克站了起来,伸出手接住了一片花瓣,手指缓缓收紧,他的脸被阴影遮住,看不清任何表情,一滴泪适时划过脸颊。手指一点点的松开,那片花瓣的汁液顺着手指同眼泪一起落在地上,晕染了一幅极美的画卷。

裘克跪在了地上,标志性的笑声响起,他抬头看向天空疯狂的笑着,笑着笑着又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该回来的都回来了,该走的……也该离开了……

雨滴落在了红教堂,遮盖了之前发生过的一切,也遮住了裘克的身影。

『迷失』

雾散了。

【杰裘】玫瑰尽哀(中)

*严重ooc
*辣鸡小学生文笔
*是有玻璃糖的沙雕文,甚入
*有花吐症梗,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唯美
*不明白可以找我哦,我写的有点诡异,我有自知之明
*此处应配狗头,变态只对一人明损暗宠杰×病娇自卑裘
*真的不会写第一人称嗷呜呜呜呜

7、

雾越来越浓了。

监管者找不到求生者,求生者找不到电机,一场游戏往往要持续好久,幸而电机的光芒还是能依稀辨别的,离近一些就能看得见,所以最后总是求生者大获全胜,监管者一败涂地。

裘克除外。

这些雾仿佛偏爱着裘克,裘克在的地方雾会更浓,但是却能让裘克看得清,求生者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裘克打到。

大获全胜。

Ⅷ、

他们都在抱怨雾让他们的游戏变得更费劲了,我却不然。这些雾像是在帮我,让我可以快速结束游戏。

我对这样的狂欢既喜欢又不喜欢,我喜欢血腥味,但每进行一次这样的游戏又会让我想起之前在马戏团的时光,所有人都躲着我,他们都不敢看我……

――――――――
你不知道的是,他们其实都不害怕你,游戏规则如此,不得不做。

9、

裘克晕倒了,在一场游戏里。

求生者将他带到了艾米丽那里,裘克是咳醒的,一边咳一边掉着玫瑰花瓣。全庄园里最喜欢玫瑰花的只有消失了的杰克。然而杰克现在不见了,裘克也不记得杰克了。

艾米丽将其他人带出了房间,将事情告诉了他们。花吐症,暗恋某一个人才会得的病,需要被暗恋的人知道并接受这份感情,予以暗恋之人一个吻,两人口中同时咳出花瓣方可好转。

“请一定务必找到杰克!”艾米丽对他们说,坚定眼神中参杂着些许忧愁。

10、

裘克晕倒的越来越频繁了,咳出的玫瑰越来越多,几乎一整天都在咳。

吃着早餐突然晕倒,睡醒了刚起来晕倒,坐在杰克之前喝下午茶的地方晕倒,游戏的时候突然晕倒……

找到杰克已迫在眉睫,但是杰克究竟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而可能是唯一知情人的裘克却不记得了。他甚至于不记得有杰克这个人。

Ⅹ、

又是一场游戏结束,我回到了房间坐在床上修理我的火箭,接下来不该我值班,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站起来的时候我恍惚了一下,重重的跌倒在地面,想办法站起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东西。一扇门呈现在我面前。

我不想进去,不想!

可是直觉告诉我,打开它最近的一切不寻常就都能有个解释,但是里面有我害怕的东西。害怕什么?为什么会害怕?我不清楚。

我拉开了门,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转视角预告)

他死死盯着门后,向后走了几步,靠着墙瘫坐在地上,脑海中席卷而来的记忆让他瞬间慌了神。

“哒”

眼泪掉到地面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全身的血液一点点的冰冷。他垂下头,蜷起身子抱紧了自己,可惜的是,这个动作仍旧没有给他更多的温暖,他终于痛哭出声。

――――――
选择性失忆只能让一个人快乐的度过一小段时间,等到灵魂深处的记忆再次翻涌而来时,痛苦只多不少。

【杰裘】玫瑰尽哀(上)

*严重ooc
*辣鸡小学生文笔
*是玻璃糖,甚入
*有花吐症梗,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唯美
*不明白可以找我哦,我写的有点诡异,我有自知之明
*此处应配狗头

若你为刀俎,我愿做鱼肉。

1、

起雾了。

裘克喝完了一碗汤,吃了两片面包就去值班了,可是……今天做饭的瓦尔莱塔并没有煲汤,甚至瓦尔莱塔起来的时间比裘克还晚。裘克一点也不符合常理的举动让监管者们都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没人知道裘克怎么了。

最近两天都不是杰克值班,他们已经许久没有看到杰克了。里奥去问了裘克,裘克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

“杰克……是谁?”

Ⅱ、

最近庄园里起雾了,无论在游戏里还是不在,身边都弥漫着雾气。即使这些雾让我更容易获得游戏的胜利了,我还是觉得很不舒服,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今天里奥过来问我知不知道杰克去哪了。可是……杰克是谁,他是谁?我不记得他……我不认识他……不!!!

我蹲下来捂着自己的头,像针扎一点的痛在我听到杰克这个名字后侵袭了我的大脑,苦涩从心底泛起,让心口也开始疼痛。为什么会这样?!!

“杰克……杰克……”

我冲回了自己的房间,以为回到自己的地方能让自己冷静一些,以为没有那些雾气我就能好一些。

但可惜并没有,我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身边仅有一支玫瑰花。

3、

里奥说了裘克的情况,他完完全全不记得杰克了,他的恋人。

杰克的房间里也空无一人。

杰克不见了,真的不见了,求生者和监管者一起出动,就连还未彻底开发的湖景村地图也派了人去寻找杰克。除了未曾露面的庄园主和裘克,所有人都在找杰克。

第一天,没找到。

第二天,没找到……

裘克坐在平时杰克喝下午茶的位置,望着桌面上的玫瑰发呆。玫瑰花红的像血一样,似是下一秒就要滴下。裘克突然亲了一下玫瑰花,然后将它扯的七零八落,离开。

Ⅳ、

我剧烈的咳起来,感觉喉咙中有什么东西卡着,不得出不得进。我扶着床站起来,一片片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落在了床上。鲜红的颜色同床铺的天蓝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我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啊,为什么我的床会是天蓝色?

又是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我放弃了思考,躺在了床上,刚躺下不久就被睡眠拖走,进入梦乡。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高高瘦瘦的我看不清脸的人,他对我说……

“小疯子。”

“哼,伪绅士。”我听到我如此称呼他,但是我不记得他,我真的不记得。胸口又开始剧烈疼痛,泪水迷蒙了我的双眼,他站在原地对我微笑着,我却觉得他要走了,他不要我了……

他不要我了?!!!他不可以不要我,他不可以丢下我一个人!

“咳咳,伪绅士,咳咳,你别走,别丢下我,别!!!”

我被惊醒,泪水已经打湿了半个枕头。“咳咳……”一朵完整的玫瑰花被我咳了出来。

我愣住了。玫瑰,玫瑰,又是玫瑰!我将玫瑰摔在了地上,又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子上。

我走出房门,漫无目的的前行,找到了一个我没见过的地方。玫瑰花插在花瓶里被摆在桌子上,我拉开了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

5、

他们找了三天三夜,仍旧没找到杰克。里奥决定去求助庄园主,庄园主只给了他们一句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去**的顺其自然。

不得已,暂时放弃了寻找。

游戏还要继续,停了三天的游戏又重新开始。不同的是,他们会在进行游戏的同时继续寻找着消失的监管者――杰克。而值班表上面杰克的名字被抹去了。

Ⅵ、

游戏又重新开始,我又开始值班生活。他们没有再跟我提过那个杰克,也没有再寻找杰克……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的。

暗地里的寻找却从未断过……

TBC

【杰裘】恋慕(三)图片

试一下发图。

ooc严重,辣鸡文笔,abo设定

【杰裘】恋慕(三)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ABO设定,注意避雷
*我的车是没有灵魂的
*我我我真的只想看他们甜甜的谈恋爱
我,这真的只是辆婴儿车为什么会被封嗷嗷嗷。
我干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改了微博长图,评论链接

凉了

翻车了翻车了,明明如此的没有灵魂怎么还能被封。。。。。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天真了。。。。我还是个萌新嗷呜,别这样lofter。。。。

【杰裘】恋慕 后续

*严重ooc
*垃圾小学生文笔
*ABO设定,注意避雷
*还有后续。。。车。。。卡住了。。。
*我真的只想看他们甜甜的谈恋爱。。。

药剂没有了,裘克也没放在心上,该值班还是要值,该吃饭还是要吃饭,就像乌鸦爆点一样,该爆点还是要爆点,求它们都不行。

裘克以为今天又是和往常一模一样的一天,穿上他臃肿肥大的小丑服,下楼了,愉悦的的准备着这单方面的“狂欢”。

身上的柠檬香比平时浓郁了一点。经过杰克时,杰克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从闻到之后,太阳穴一直在跳动的杰克觉得今天有事情要发生。

话说……omega若是不用抑制剂的话……会有发情期啊,在那之前身上的信息素味道会比往常的浓郁一些……杰克眯着眼看着裘克,心中警铃大作。

不得不说杰克你真相了。

裘克是个omega,监管者里唯一的omega,瓦尔莱塔小姐是beta,新来的红蝶小姐都不是omega而是alpha。

小的时候没有遭到很好的对待的裘克不知道自己是omega,常年使用在他眼里能一个月让他都不会难受的药剂,他自己完全不知道那东西其实是抑制剂。因为这点,导致了监管者都以为他是个alpha或者beta。

他也习惯了使用抑制剂的生活,那样会让他好过一些,所以也就不在乎那么多了。

夜莺小姐是知道这件事的,毕竟每次的抑制剂都是她想办法带给裘克的,她不能说话,自己也不是omega,所以也没办法嘱咐裘克些什么,所以这一次……出问题了。

裘克找了个偏僻的角落靠着墙坐了下来,面具被摘下放在了一边,汗一点点的从头上滴下来,现在的他手脚发软,浑身无力,几乎不堪一击,难耐的呻吟从口中崩了出来。

“嗯啊……”听到之后裘克自己也有点懵,咬紧了牙关不让那样的呻吟再次从口中泻出。

常年使用抑制剂的omega在突然不用之后,发情期的感受会及其强烈,从被抑制的状态爆发出来。

四声惨叫不合时宜的响起,但裘克完全没有听到,甚至没有察觉到身边已经来了一个人,身体的燥热和空虚让他难以快速的去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作出反应。

杰克顺着浓郁的柠檬香找到了裘克,发情期完全来到的裘克信息素的味道窜进杰克的鼻子里,杰克用自己的信息素安抚着裘克,裘克只觉一股冬天初雪的味道在他周围游荡,让他莫名的心安。

杰克蹲下来看着蜷成一团的裘克,伸出手想碰碰他,又放下了,叹了口气,想转身离开,害怕碰一下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想要在他清醒的时候完全拥有他,这才是他想要的。

TBC

(不想炖肉了.jpg,让我自己歪歪吧.jpg,因为肉而一直没发。。。。)

【杰裘】恋慕

*严重ooc
*辣鸡小学森文笔
*ABO设定,虽然现在看不出来
*我我我就想看他们甜甜的谈恋爱
*会有后续,后续会补全设定(可能会炖肉,但我炖肉贼差)

裘克和杰克每天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打起来,今天是因为裘克不小心弄撒了杰克最爱的红茶还掉在了杰克的衣服上,明天是因为杰克的玫瑰手杖飘下的玫瑰掉进了裘克的碗里……他们总是有打起来的理由。

杰克喜欢看裘克炸毛的样子,也喜欢裘克因为打架而逐渐兴奋起来的眼睛和越裂越大的笑容。

求生者和监管者都不知道的是,绅士杀三放一其实是因为杀完三个之后游戏就已经算他赢了,与其和最后一个猎物周旋不如坐下来歇一下。

这个时候的杰克会把玫瑰手杖拿下来,放在面前,看着玫瑰那鲜艳的红色,总会想起那个火红的人儿,鲜艳夺目,甫一出现便夺走了他所有目光。

这个时候的绅士脾气既好又不好,说好是因为他不会去理会太多外界的事情,红茶洒在衣服上了都不会介意;说不好是因为只要有人敢在现在吵他,打扰他的思考,他会毫不犹豫一爪子贯穿那人的胸膛。

又是一次大获全胜,杰克回到了等待大厅,迎面撞上了来回走动的裘克。

“伪绅士。”

“你说什么?”杰克揪着裘克的衣领,爪子蠢蠢欲动,在里裘克面具还有一段距离时停下。

“我说你伪绅士。”裘克好整以暇的等着杰克的发火,舌头舔了舔嘴角,眼睛里的兴奋怎么藏都藏不住,好吧,他也没想着要藏。

杰克恍惚了一下,向下看了一眼,裘克精致的锁骨和不健壮但有肌肉的胸膛暴露在他眼前,杰克感觉脑袋里的那根弦“啪”断了。

忍着某一种冲动,他放下了裘克,“我今天有事不想和你闹。”留下一句话后就走了,只留下了一个匆忙的背影。

他平时不也很喜欢这样的吗……是我又被讨厌了吗……

裘克很想吸引杰克注意,才会找各种各样的原因和他打架,虽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裘克的脾气特别暴躁,但是那种没事找事打架的时候是因为他想吸引杰克的注意,让杰克可以注意到还有自己这样一个人。

他第一次观战杰克的时候,表面绅士,切开后却是黑色的杰克给裘克的心里画下了浓墨重笔的一划,让裘克一直记得杰克。直到后来,他满脑子都是杰克――杰克划开猎物胸膛时的优雅,杰克带给别人死亡是脸上的微笑……

杰克手上有了玫瑰手杖抓人从栓气球变成了公主抱之后,他开始羡慕那些可以被抱的求生者。每次杰克抱起一个人时,他都会有点气愤,然后在下一次游戏的时候多针对一下那个求生者。假如这一局都是被抱过的,还和杰克有些亲密互动的,那么这一局绝对四挂。

只是……裘克一直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感情。

裘克有点失落,低着头委屈的样子让人好想摸摸他的头,安抚一下他,但是杰克没有看到,要是他看到了,就不会把裘克一个人放在这里了。

裘克去找了夜莺小姐去拿这个月份的药剂,夜莺小姐看出来了他的失落,但是她自知没办法去安慰裘克,便只是摸了摸他的头。

夜莺小姐跟裘克比划着,裘克看不懂,夜莺小姐开始画图,裘克看不懂,夜莺小姐忍无可忍,去找来了乌鸦,由乌鸦代为翻译,裘克终于弄明白了。

“嘎嘎嘎嘎嘎嘎(夜莺小姐说新的药剂没有弄到,只有以前的。而以前的药剂药效流逝了不少。)”

“这样啊……没事的只是一个月而已。最开始的时候也不是没经历过。”裘克摆摆手,离开了。

TBC